>()>

    苏夙一时不知道自己该躲起来,还是该冲出去,可看到苏暮宁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,粘稠而又鲜红的鼻血留了下来,这样的触目惊心,她的腿好像不听使唤地就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苏暮宁喘息了两声,伸手在鼻子上抹了一下,又惊又怒:“宁谷你敢打我!你有种你就打死我!”

    一阵迟缓的脚步声响了起来,宁谷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他的眼神阴鸷,神情凶恶,仿佛想要把苏穆宁吃了一样:“打你又怎样?我替小安教训教训你!”

    “呸!你有什么资格替我姐教训我?我姐连眼皮都不会朝你动一下!”苏暮宁低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现在这房子是我的!你居然偷偷进来把小安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,你到底还是不是她的弟弟了?”宁谷捏紧了拳头,仿佛随时会冲上去再照着他的脸打上一拳。

    苏夙有些着急,苏暮宁再怎么不成器,可总也是苏家留下的唯一血脉,她当时万念俱灰,一跳跟着父母走了,留下他一个人,一定不知道怎么收拾这偌大的烂摊子。

    她飞快地走到宁谷面前,急促地说:“宁先生,你别生气,有话好好说,楼下这么多客人见了不好。”

    苏暮宁看看她,又看看宁谷,忽然大笑了起来,放肆的笑声衬着脸上的鲜血,让人心生恐怖。“宁谷,我还以为你是个什么样的情圣呢,也不过是人走茶凉的货色,怎么,换口味了?换上一个青葱生嫩的小苹果了?恭喜你,那现在你可以把我姐的遗物还给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谁,用不着你来置喙。”宁谷冷漠地说,“你也不配做小安的弟弟,所以,她的遗物我也不会给你!”

    苏暮宁站了起来,死死地盯着他,忽然,他放软了姿态,低声哀求说:“宁大哥,你就高抬贵手吧,我姐的东西你留着是个祸害,真的,不骗你!你给了我,我还能去换点钱,你总也不忍心看我一直穷困潦倒吧?看在我姐的面子上,我再怎么不成器,身上总是流着苏家的血,总是她苏暮安的弟弟,我就不信,要是她活着,能忍心看到我这样?”

    苏夙怔怔地看着他,她有点想不明白了,苏穆宁怎么会变成这样?她走以前已经查看过,就算苏氏倒了,只要他不再花天酒地,他名下的股票、基金、房产,足够他衣食无忧地过上一辈子的小□活,他至于要这样死乞白赖地向宁谷要钱吗?

    宁谷冷哼了一声:“你死了这条心吧,小安的东西,谁都别想从我身边拿走。”

    苏暮宁呆了呆,嘶声大吼了起来:“你这个变态!你是不是得了什么好处?是不是我爸给苏暮安留了一大笔钱?是不是苏暮安的国外账号里有资金?你快给我交出来!”

    底下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几个穿着黑西装的人出现在楼梯口,为首的一个正是冯楠。

    “宁先生,需要我们帮忙吗?”冯楠一个箭步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宁谷摆了摆手,看向苏暮宁,眼里是满满的戾气,令人不寒而栗,他低声说:“苏暮宁,你要是再这样,别怪我不客气,是,我是不会杀你,可我会把你打包到最边远的e国去挖矿,那里都是黑种人,对你这样的白白净净的黄种人一定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苏暮宁打了个寒颤,立刻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,丢掉你那些愚蠢的念头,老老实实地从底层干起,说不定有一天,我可以把苏氏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要自己走出去,还是让冯楠把你丢出去?”宁谷冷冷地说。
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