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李郃也进了“阳鹊轩”,店掌柜和几个伙计慌忙跪伏于地,高呼:“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    李郃摆了摆手,道:“免礼,你们老板呢?”

    老掌柜从地上站起来,恭声道:“回王爷,我们家主人的在楼上,身体不适,不便出来拜见王爷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这时甄瑶拿着一条手帕过来拖着李郃的手臂,娇声道:“表哥老公,你看这条手帕漂亮吗?我把它送给青青,她会喜欢吧?她一高兴,是不是就会教我抚琴了?”

    李郃拍了拍小表妹的手,笑道:当然,她当然会喜欢。不过我觉得你学琴,还不如跟艳儿学学舞蹈。”说罢回头对那掌柜道:你跟你们主人通报一声,说本王想见她,有要事相谈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老掌柜皱起眉头,为难道:王爷,我们家主人恐怕不方便见客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帐!哪来的这么多麻烦,王爷想见谁,还轮得到你们方便不方便?!”旁边的护卫将军按着佩刀刀柄喝道。

    老掌柜和几个伙计被这么一吓,都趴到了地上,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李郃对那护卫将军和旁边的护卫道:“这里没你们的事了,到门口守着去。“

    护卫将军躬身应是,带着五个黑甲护卫走出了“阳鹊轩”按刀肃立门口。车上的风柳三探出头问道:“王爷在里面做什么?”

    护卫将军回道:“王爷想见‘阳鹊轩’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风柳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阳鹊轩内,李郃又对甄瑶和芊芊道:“你们也先回马车上去吧,我有点事,很快回来。

    甄瑶撅起小嘴,似乎并不乐意,不过在芊芊的劝导下,还是离开了阳鹊轩。回到了马车上。

    李郃看向店铺中唯一的楼梯,对跪伏在地毖毖发抖的老掌柜道:“你们主人在几楼?”

    “三楼……”老掌柜头都不敢抬,颤声回道。虽然他们的铺子离逍遥王府只有不到百步距离,不过当他们真正面对这位长安城的主人时,仍旧是掩饰不住心中的敬畏。李郃只要稍流露不悦之色,就能让他们心生缠栗。

    直到李郃走上了楼梯,跪伏在地的老掌柜和伙计们还全不知情。仍旧死死的将头抵在地上,甚至连眼睛都闭上了。楼梯发出咿呀咿呀的呻吟,李郃的脚步很慢,也没有刻意放松。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向三楼走去。

    终于,他上到了阳鹊轩的三楼。

    三楼,有一个大厅。四间屋子。大厅摆设简单,格调高雅,正面挂了一幅水墨画,厅旁摆着一个精致的香炉。清油的檀香正从其中淡淡飘出,令人精神为之一爽。

    李郃的目光一下就被厅中的那幅画吸引了过去。当然,并不是因为他突然间对艺术感兴趣了。而是那画上所画的景致,是他非常熟悉的地方——扈阳鹊桥。

    李郃走近两步,看到画的落款处赫然写着三个字白——白凝霜!

    心中禁不住的狂喜起来,是她,真的是李郃隐隐感到第二间屋子里有呼吸声,慢慢的走了过去,推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书房,墙壁上挂满了水墨画,而画中所画之物,无一不是扈阳鹊桥和望鹊楼周边的景物建筑。

    一位女子身着白色长衫坐在窗前书桌旁。刀削般的肩膀似乎在微微颤抖着。雪白的长发拔散在肩头,直垂至臀。

    这个背影,似乎熟悉,却又陌生。

    听到李郃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