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****

    果不其然,堕落鬼回到地面指挥后,局势渐渐稳定下来了,他们暂时后撤,重振旗鼓,再度集中远程攻击点射。夜空中魔法往来不息,食人魔虽然奋不顾身,悍勇难敌,奈何玩家人多势众,狂战士一一被点杀后,近战玩家顶着辅助魔法,冲进食人魔猎头者和法师的阵形,如狼入羊群,无情地收割他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把飞舞的玄青巨剑,青芒闪动,彗星一般在食人魔中穿梭,神出鬼没,剑剑致命,厉害异常。这把剑正是托着堕落鬼飞行的那柄,同为剑手,看过他的飞剑后,我彻底无语,颠覆了剑手只能近身攻击的理念。龙泉宝剑的剑魂也在这是“呜呜”作响,涌出无边的战意,对手难求,他似要与堕落鬼的飞剑一决雌雄。我刚刚升起的艳羡转为安慰,龙泉宝剑剑魂通灵,它不比任何宝剑逊色!

    “蓝大哥,刚才你为什么一言不发?脸色还很不自然哦!”蝶恋花美目流转,目光定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有吗?”我一脸无辜,表情尽量自然。

    蝶恋花挺了挺不堪一握的柳腰,做出一个伸懒腰的诱人姿势,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,“我刚才一直在看着你,你的表情我看得清清楚楚!蓝大哥吃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!我当时是在揣测堕落鬼的身份,‘御剑飞行’给我这个剑士带来的震撼是你无法想象的,我也渴望有一天能脚踏宝剑,翱翔天际。光是想想那种动人的场景,我就觉得兴奋。”这倒不是我信口胡诌的搪塞之言,骑着点点太过招摇,我的行踪没有一点隐蔽性。

    “主人姆妈不喜欢偶了吗?”我的话音刚落,点点委屈的奶音便接着响了起来,这小家伙是不是太敏感了点?

    我忙细声安慰,语气柔和得像三月的春风:“我是怕累着点点,所以希望御剑飞行,这样就可以抱着点点游山玩水,四处观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耶!偶也不喜欢长大的,一点也不好玩,姐姐们都不能抱偶,主人姆妈你要快点找到飞飞剑。”点点幼童智商,三言两语就能安抚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才知道蓝大哥原来还是一位演技高手,如果有一天奇幻关闭了,蓝大哥可以进军好莱坞哦!”蝶恋花娇笑打趣,抵达荒芜之地之初的僵涩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我哑然失笑,正要开口辩护,蝶恋花螓首微摇,美眸异彩连连,抢在我出声之前道:“蓝大哥什么也不必说,就算是小蝶真的自作多情,也让我继续沉浸在幻想中,被喜欢的人着紧的感觉真好!蓝大哥为我紧张的表情,小蝶会永远的记在心底。”

    面对蝶恋花时,我总有力不从心,无从招架的感觉,她就像湛蓝的海水,美丽深邃,却变化莫测,我永远猜不出她下一刻会是什么样的姿态。我可以感觉到她对我的情,却又不能把握到她的心,她与我相处时能恰倒好处的保持理智,全然不像小兰几女那样专情,那样忘情。当然,我待她何尝不是有别于小兰几女。

    我摇头苦笑道:“小蝶会害苦我的!我的家里老婆当道,我处于被管制的地位,她们一听到风吹草动,我就有苦头吃!小蝶以后还是不要拿我开涮的好!”

    蝶恋花白了我一眼,撅着性感润红的小嘴,道:“没胆鬼!人家又没迫你作出承诺,或是一同私奔,用得着这么着急撇清关系吗?好似人家没人要,赖着你一样!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又从何说起?你是我的朋友和合作伙伴,我怎么会与你撇清关系。”我不得不故作迟钝,玩起太极。

    蝶恋花眉黛骤现恼意,贝齿紧咬下唇,神色黯然道:“蓝大哥不觉得太伤人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